【KK加速器】你以为把血和谐成绿色 就不会遭遇躺枪了?
发布时间:2021-01-10 13:32:15

一谈到游戏审查,全世界的玩家们立刻会涌出一把辛酸泪。喜欢砍色情的美国ESRB,热衷砍暴力的CERO,严打纳粹符号的德国USK,想砍谁就砍谁的澳大利亚OFLC……他们用各自不同的尺度和手腕,迫使游戏开发者修改敏感内容,将自我审查和阉割贯穿于整个创作过程之中。

 然而,真正意义上的砍刀魔王,绝不是让无数国内游戏从业者和玩家们心有余悸的“有关部门”,而是向来以老少皆宜、积极向上面目示人的“世界主宰”——任天堂。

  在当年北美市场开疆扩土的过程中,为了规避美国多元化的意识形态所带来的潜在风险,老任在没有外力强迫的情况下,对包括第三方在内所有游戏进行了细致的审查,同时也创造出了一套标准化流程,并且一直延续至今,堪称是游戏审查的鼻祖。

把喷血变成蓝色墨水、给古典雕像穿衣衫……如今的很多司空见惯的“和谐”套路,其实都是老任发明的

除了“黄暴殴”元素以外,任天堂的审查还会考虑到法律法规、发售区域的风土人情和文化习俗

为了避免了《007:黄金眼》中的实名武器侵权,任天堂要求Rare工作室将所有枪械改成假名。图为被命名为“KLOBB”的蝎式冲锋枪

日版《马里奥赛车8》中章鱼娘的胜利手势在西欧一些地区可能被视为挑衅,所以任天堂在国际版中重做了相关动画

为何消除作品中的敏感要素,任天堂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正所谓物极必反,他们“发起疯来连自己人都砍”的审查政策,也难免会闹出一些笑话来。

酒精变苏打水

赛车游戏的胜利画面中,免不了开香槟庆祝的画面。为了避免作品因此被ESRB贴上“酒精”(Alcohol)的标签,《马里奥赛车》国际版中很多角色的胜利动画都和日版不同,玩家只能看到开瓶、喷洒香槟,或者是将空瓶抛向半空的动作,看上去十分的尴……

至于出现在第三方作品中出现的饮酒元素,任天堂的一贯政策,是将其替换为苏打水。结果《时空之轮》中一个祭奠冒险家Toma的任务中,倒进坟墓的酒变成了泡泡水。

糟践完了“丧事”,老任的审查员还糟践了游戏中的一场喜事:Crono和Ayla这对有情人原本要在一场酒会上订婚,前来庆祝的宾客们最后都喝得酩酊大醉。这段情节在被老任和谐之后,变成了一场大胃王比赛。宾客们之所以后来全都不省人事,是因为他们给浓汤和汽水给撑了个半死……

除了酒,任天堂对香烟也是零容忍,在GBC游戏《合金装备:幽灵通天塔》中,Snake只能叼着一个名叫“发烟筒”的道具过干瘾

为了禁酒,任天堂可以牺牲故事情节,甚至不惜崩坏人设。Vodka Drunkenski(Vodka Drunker的谐音)是《超级全无虚发》(Super Punch-Out!! )中的一个俄国拳击手,喜欢在战斗间隙狂饮伏特加。结果在从街机登陆任天堂主机之后,只能被迫用汽水来给自己“打气”,名字也被改成了——苏打泡泡斯基(Soda Popinski)。

过于“正确”的性别观念

虽然任天堂为了禁酒可以将来自第三方的肌肉猛男,变成了上图这样的基佬兄贵。不过,他们在第一方游戏中的性别观,是绝对不容挑战的。一个字形容,就是——直!

  诞生于1988年的《超级马里奥兄弟2》,出现了一种头上戴著大蝴蝶结,用喇叭般大嘴吐蛋的女性恐龙怪物——凯瑟琳(キャサリン,美版名称为Birdo)。这个游戏中很多关卡的封关Boss,却在美国市场获得了意外的欢迎。对此大为不解的任天堂通过随后的市场调查中得知,游戏的美版说明书将Birdo设定成了一个“认为自己是雌性的雄性恐龙”。

1988年被公认为西方LGBT运动的元年(LGBT这个词正是诞生于同年),因此任天堂此举被平权人士认为具有重大的示范性和标志性意义。

  当年创造出游戏史上第一个LGBT角色的任天堂,很有可能凭借这种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在这个价值观日益多元化的时代收获更多的掌声。然而在以歪打正着的方式为左翼人士们送出一个响亮的马屁之后,任天堂立刻关起大门,严厉批评了北美公司擅自篡改设定的举动,并且强调自家角色必须远离“非主流”的性取向,尤其是在以清教徒精神为根基的美国。为此他们在后续作品中强调Birdo永远是雌性,并且为其添加了更多的女性特征(上图)。

《纸片马里奥》中的变性角色Vivian也“享受”了类似的待遇

由于任天堂的审核,《快打旋风》中的人气角色“毒药”在不同平台上拥有三种性别——女人、变性人和男人

对“第三性”角色的审核干预,让任天堂从LGBT人群在电子世界的舆论领袖,迅速沦为不共戴天的仇敌。根据全美反歧视组织GLAAD的统计,任天堂被LGBT人群视为最讨厌的游戏品牌——一方面是因为老任不允许“宅腐基”第三方游戏上架,剩下的原因,就是缘于上面提到的这个历史恩怨了。

虚伪的“保护海豚”

在《超级马里奥世界》中,马里奥和自己的恐龙好朋友耀西一同冒险。在日版游戏中,主角可以乘骑耀西在浮出海面的海豚身上跳跃。离开当前的“临时跳板”之后,这些海洋精灵们就会凭空消失,此时玩家可以听到进食的音效,暗示海豚被耀西吃掉了。而在国际版中,海豚在主角跳离之后依然会留在原地。

任天堂此番“和谐”的用意,显然是避免引发国外玩家的不当联想。毕竟捕食海豚,一直是日本人在山姆大叔眼中的主要槽点。

  其实,任天堂完全可以把海豚替换为海龟、海狮什么的——“什么都吃”的耀西却偏偏不吃海豚,这不是掩盖日本人残酷猎杀海洋哺乳动物的事实吗?察觉这一“险恶”用心之后,玩家们可不干了,他们跟随动物保护人士的队伍,连续数周在任天堂北美分部的大楼下抗议——“你浓眉大眼的老任不能一面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一面为屠杀海豚的元凶们涂脂抹粉呀!”

还有下列连续躺枪……

在NS体感格斗游戏《铁臂神拳》(ARMS)中,任天堂执意要求增加一个黑人女性角色Twintelle,以免遭受非裔和女权团体的非议。然而Twintelle用双马尾辫作为武器攻击敌人的设定,还是被独立媒体人Tanya DePass批判了一番,她认为此举是对黑人传统发型的否定和曲解,是一种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在《 1、2 Switch》的挤牛奶关中,任天堂小心翼翼地修改音效、配色和局部画面,避免出现不当的性暗示和虐待动物的嫌疑。即便如此,还是没有逃得掉动物保护组织的进击。后者认为这款游戏“没有表现出奶牛被榨乳的真实感受”,“将玩家的快乐建立在动物的痛苦之上”,要求任天堂拿出一笔钱,给奶牛场更换更舒服的挤奶设备。

  至于除了萌萌哒以外啥也找不到的《精灵宝可梦》,差点也跟宣扬法西斯扯上了关系。原来宝可梦的TCG卡牌上出现了佛教“万”(卍)字符号,被美国犹太裔组织误认为是纳粹标志卐,差点闹到游戏全平台下架的地步。

哎,没文化真可怕……

结语

墨菲定律中的这一条:“越害怕发生的事情越会发生”,在任天堂的自我审查史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即便在这片偏向合家欢风格的游戏蓝海之中,以暴力、性、政治为代表的所谓“敏感元素”也是游戏,乃至文化的一部分。为了“全年龄”进行过度的自我审查,无异于削足适履。轻则在故事情节表达上出现违和感,重则丧失了游戏的风味,扼杀了创作者的本意。

况且,即便是再细致的自查和整改,在这个网络化、多元化的社交时代,也不可能让所有人的满意,不经意间就可能像老任那样躺枪无数。与其如履薄冰般的自我审查,不如正视现实,主动出击,在审查、艺术和市场三者之间找到平衡点。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