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别再问我怎么洗了 关于“脏辫”看这儿就行
发布时间:2021-01-03 21:14:56

“脏辫”或者叫“雷鬼辫”,是一种发型,一种把小股头发旋转撕扯并收紧成一整根辫子的独特发型,它在我们的印象中常见于黑人朋友的头顶,并且形态各异。脏辫在中国相对较罕见,不过作为流行文化,它还是在年轻人间慢慢开始扩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玩意挺酷,挺新奇,尽管没有尝试一次的勇气但依旧对它充满好奇,好奇到总是在问我“你弄成这样怎么洗头啊?”。

“脏辫”的英文叫法是“Dreadlocks”,至少在英文语境下它好像没有脏的意思在里面。我们总是会说,这种发型源自黑人文化,因为非洲地区干旱缺水卫生状况又不好,当地的人们为了健康要么剃光要么就将头发编起来,这样不容易脏还可以避免昆虫的骚扰。听起来非常有道理,不过这种民俗并没有很详细的记载,因此它给人们留下“很脏”的印象,这确实是个误解。

尽管你可能很难相信,脏辫绝不是一个新兴的事物,反而能够追溯到3、4千年以前。它最早被记载在米诺斯文明的壁画中,而在古埃及的遗迹墓穴中也曾发现过编发的雕塑,甚至还曾挖掘出编有一头脏辫的木乃伊,经过了如此漫长的时光那些编在一起的头发仍未改变。

与如今大部分人为了时尚和个性而编发不同,脏辫在古早时期与宗教和习俗有着很强烈的联系。“Dreadlocks”,“locks”,锁?这确实有锁的含义在里面,而这跟宗教挂钩的最早是印度教。在印度教中,神明湿婆的追随者和苦行者,他们会将头发编成发辫并盘于头顶,只有在独特的仪式下才会散下来。这被视为是一种非常神圣的行为,并且是对世间虚荣的一种无视。同时,在佛教中出家人也并非全部都是剃度后的光头,也有一部分人通过编发绺的形式来与尘世戒断,宗教不同但在理念上是相似的。此外,锁的含义也蕴含其中,一些苦行者或是僧人会将这种头发的编束视为对精神与能量的约束,更进一步也会被视为是接收能量的入口。

这并非宗教专属,就像光头不一定是和尚,它不过是一种颇具象征意义的发型,尤其在非洲,不同部落之间的编发风格都会有差别,这也赋予了他们各自不同的意义。比如马赛族主打红色,他们的部族战士会把自己的辫子染成红色,对于那些部落中的巫师萨满,他们也会更倾向于编这种发型,相信各位多少都在电影、游戏中看到过类似的形象。

虽然这种编发习俗历史悠久,但它成为一种流行文化符号的年岁却不长。上世纪70年代,著名的雷鬼音乐家Bob Marley一头漂亮的脏辫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此它便成为了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乐手、演员、甚至是运动员都开始梳起这种发型。它的宗教意义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对主流文化的叛逆与排斥,这大概也是为何脏辫颇受说唱歌手钟爱的原因。

脏辫文化遍及全球,美国黑哥甩着一头小辫儿唱着饶舌,印度僧侣盘起他们的天线接受能量,但我们在中国,并且生活在21世纪,并并且的是,这只是一种发型,每个人都可以去尝试、去喜欢的发型,不要把事情复杂化,打太多标签在上面。

别总疑惑“该怎么洗?”,如果你真的好奇就该了解它从编制到养护的所有事情,或许某一天蠢蠢欲动就转化成了行动,但在那之前还是先了解一下要做哪些准备。

不论是真发编辫还是桥接假辫,一定长度的真发还是有必要的,由于编发的过程会使头发长度削减一半左右,所以想要实现真发编辫的话,预先留好的头发也要相对长一些,否则效果恐怕会不尽人意。

除了要有一头健康整洁的秀发外,编发前还需要做些心理准备,由于编发行为本身对头皮的牵拉很严重,刺痛是在所难免的,对于那些敏感人群而言长达数小时的头皮疼痛大概就有些难以接受了,更不要说这一过程在每次打理时都会重复。因此,耐心的和决心确实是必要的,同时如果你从未为头发上过心,这比编发与维护的开销也需要准备好,可能这会超过你的心理预期。

至于具体的编发过程其实并非十分复杂,但想要一头既漂亮又稳固的发辫儿还是要去找专业的编发师傅,在中国可能有点困难,但相信未来会越来越便利。

脏辫以根为单元,满满一头编下来要几十根之多,本人发量较多最初一口气编了90根,算是相当大的数量了。每根脏辫都是由一小缕头发“交叉”而成,在这个过程中头发经历了旋转、撕扯以及勾拽。首先该缕头发会被旋转成圆柱状,随后向着发根的方向边撕扯边压扁就像上图那样。在如此往复多次后,头发会变成一根毛躁的像柴火棍儿似的形状,此时就要用钩针把凌乱的毛发收紧,待全部收紧后就是一根圆润的发辫儿了。

这样的操作不断作用在每一缕头发上,直到满头脏辫为止,而这一过程通常需要几小时甚至一天都被消耗掉。此外,根据发尾是否被收紧,脏辫还被区分成了散尾和圆尾,后者就是我们经常能够见到的圆头棒状的辫子,女生相对而言更倾向于散尾,它更像是一缕头发也更美观,不过这就因人而异了。

一头的辫子有了,于是终于到了你们最感兴趣的洗发环节。脏辫确实会让生活变得方便,至少每天起床后不用梳头了,然而它对清洁方式上的要求反而又增加了不少麻烦。

首先要说的是,脏辫不会改变以往的洗发习惯,洗发的间隔以及洗发液的选择都不必改变。不过,重要的是,绝对不要在头发未干的情况下挤压它们,例如头发不干就去睡觉,这样会使得发辫快速变形,变扁影响美观。此外,也不宜大力揉搓发辫,这同样会导致变形,以及加速发辫的松散速度,归根结底就是在保持清洁的基础上尽量降低洗发对脏辫形状的损害。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把重点放在头皮而不是发辫。事实上,密实的脏辫的确非常卫生,污渍不会渗入到发辫中,简单的冲洗就足够了。相对的,清洗的难点在于头皮,在不揉搓发根的情况下彻底清洁头皮很难,对于部分洗发液而言不施加揉搓也难以产生泡沫。此时“浴球”就能顶上大用途,它可以快速打出泡沫,同时还可以代替手指以更温和的方式清洁头皮,更舒缓的擦洗甚至是点蘸都是可以的,极力推荐!

个性是需要代价的,从编到洗再到隔月去编发师傅那打理,这些事情都需要消耗掉不少的精力财力,这或许就是脏辫对城市人提出的小小修行?

脏辫的确十分具有象征意义,但它终究是只是一种发型,一种爱好。不要因为自己或是他人尝试了这种在中国尚且罕见的事物,就报以偏见或是质疑。也不要受制于这种“传统”的想法而胆怯于去尝试这种独特的编发,这不过是一种非常个人的生活态度,甚至是一种十分健康的生活态度。小众文化正在中国的年轻人间生根发芽,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全新生活方式不一定都适合我们,但我们也不该排斥他们,不断寻找、尝试,并坚持自我就是面对新文化的最佳方式。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