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游戏引发道德堕落?从引起争议的STEAM新游戏说开去
发布时间:2021-01-03 20:37:18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人之初,性本善”这样的说法,从字面意义上来理解,它说的是每个人在出生时,都天性善良。然而这么多年来,人们始终没找到足够的证据能证明婴儿拥有明确的善恶观。另一方面,进化论倒是告诉了我们,人类由动物演化而来,处于蒙昧状态的人类幼儿如同动物,一切行动均出于本能。所谓的善与恶,都是人们后天形成的观念。

既然如此,性善论在今天还有价值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不如拿《美国独立宣言》举个例子。你可以看看它的前言第一行写着什么——人人生而平等,是不言自明的真理。这里的不言自明,在许多人眼里,等于“先验”。不过我们只要换个角度,就会发现它跟“人之初,性本善”或者“人权高于主权”本质相同。这些词与句,并非对事实的客观描述,而是构建良性社会时,人们所必须拥抱的道德信仰。你只有相信人人生而平等,才能建立起民主社会;你只有接受性善论,才能避免社会丛林化。至于人是否真的生而平等,是否真的天性善良,其实并不重要。

人类的大多数社会性行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维护这种道德。但遇到游戏,事情似乎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早些时候,STEAM商店新增了一款叫《Active Shooter》(这个词在英文里,专指朝人群无差别开火的独行罪犯)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预告。乍看起来,这游戏和其他好些粗制滥造的枪枪枪作品差不多,你要做的就是端起模型简陋的武器,对着场景里那些你看着不爽的家伙一顿突突。问题在于,这款游戏里你杀戮的对象,包括了手无寸铁的学生和老师。

《Active Shooter》的商店描述说它是“动态S.W.A.T.模拟游戏”。游戏演示里,玩家扮演的枪手沿学校走廊不断前进,不加区别的杀死师生。只有在大屠杀开始一段时间后,闻讯赶来的S.W.A.T.(特种武器和战术部队)才会试着把你干掉。

这款游戏刚在STEAM的商店列表出现,就遭到了激烈的抵制,数不清的玩家们在社区里表达了他们对于《Active Shooter》的厌恶之情。“我也喜欢暴力游戏,”有玩家说,“但你(STEAM)要是不明白,描写校园屠杀的付费游戏完全越界了,那你他妈就是个睁眼瞎。”另外一部分玩家的评论更加简单:“举报它”。

《现代战争2》里的机场屠杀关卡

这当然不是游戏第一次引发道德争议。举个许多老玩家熟悉的例子,《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里,玩家扮演的卧底就参与了恐怖组织在莫斯科机场针对平民的大屠杀。尽管制作组在那一关的开始前给了玩家跳过的选项,玩家也可以不开枪完成整个关卡,然而它还是招来了无数的批评,俄罗斯甚至禁止了《现代战争2》在国内的销售。扮演匪徒洗劫银行的《收获日》1&2,扮演黑帮喋血街头的《侠盗猎车手》系列,也遭到过“道德败坏,鼓励谋杀”的指责。

但我们都知道《现代战争2》是《使命召唤》的名篇,《侠盗猎车手V》在时隔多年后,依旧是销量榜上的常青树,这说明了玩家们其实并不在乎别人是怎么从道德层面批评游戏的。为什么会这样?是游戏玩家们的道德认知水平比非玩家低吗?好像不是这么回事,二十一世纪后比较出名屠杀事件——相模原市残疾人福利院的悲剧事件也好,奥斯陆屠杀事件也好——它们的发起者,反倒是一些根本不玩游戏的人。我本人,一个常年的游戏玩家,也不觉得自己相比那些不玩游戏的朋友,显得道德更为低下(虽然这个不能自证就是了)。

被告上联邦法院的《侠盗猎车手IV》

就玩家的道德准则问题,我和几个业内大佬进行一番讨论,最后得出了(也许是显然而易见的)结论:玩家与非玩家,对道德的认知并不存在什么差异。就像我在文章开头说过的,社会的建构,需要人们保持对道德的信仰,而玩家在成为玩家之前,首先得是社会的一份子。所以你玩游戏与否,不会对影响你对道德准则的判断。《现代战争2》、《侠盗猎车手》或者《收获日》这类游戏之所以被指责,只是因为非玩家对游戏的理解不够。但抵制《Active Shooter》的却是游戏玩家群体,这是由于它自身的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拿《现代战争2》举例,屠杀机场的“NO RUSSIAN”关卡看似过激,但在通关后理顺一下剧情,理解了你所扮演的角色的行为和动机后,道德的困境就被消解了。在那个关卡里,玩家其实也是屠杀行为的受害人(最后不但被毙了,还背了黑锅),而且制作组也给了玩家不开枪的自由。你在玩这一关时,也许会感到难过、愤慨,然而你能够以旁观者和受害人,而不是加害人的角度亲历屠杀,从道德角度上来说,你是无辜的。

《收获日2》

再来说《收获日》。这游戏的终极目标“抢银行”放在现实中肯定是不道德的,但这个不道德行为仅仅源于对金钱的渴望,不包含“否定其他人的生命价值”,而在游戏过程中,玩家也确实可以通过不杀人的方式达成目标。实际上,这款游戏最推崇的玩法,就是一人不杀,西装革履地打开金库窃走巨款。玩家在游戏中所追求的,更多的是发挥自己聪明才智的满足感,而窃夺公民财富相比之下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所以一款正常的游戏,能在制造道德压力的同时,也会通过提供不同的路径选择,给玩家消解压力的办法。反过来说,即使你决定扣下扳机,杀死无辜的机场乘客和路人,由此而产生的负罪感,也会因此归结到自己,而不是制作商头上——“我本来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却会作出这种事?”当然不了解游戏的局外人很难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所看到的,就只有玩家烧杀掳掠而已。他们由此对游戏产生负面评价,确实在所难免。

至于被玩家暴喷的《Active Shooter》,从预告来看,你只要选择了枪手,想让游戏正常进行下去,就只能去屠杀手无寸铁的师生,制作方并没有提供别的游戏方式。它和其他那些引起道德争议的游戏,区别就在这儿。“游戏允许我作恶”和“游戏迫使我作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给了你其他的选择,而后者只会让人不适。

你能想象《辐射》、《永恒之柱》或者别的什么游戏,只允许玩家采用邪恶手段来推进剧情吗?前段时间《冰汽时代》毁誉参半,其中毁的那部分,也出在游戏道德部分的设计上。《冰汽时代》里,你无论多么努力,都会陷入制作组刻意布置的道德两难陷阱里。你只能选择吃屎味的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屎,巧克力味的巧克力并不存在。

《Active Shooter》更过分,你在这里只能吃到屎味的屎。正如我先前所说,游戏内的道德和现实中的道德边界并不一致,但玩家毕竟生活在现实中,现实中的道德准则难免会渗透进游戏里。而校园屠杀,无论游戏内外,都已经远远地跨过了红线。社会道德本身就反对有目的性或者无目的性的屠杀。现实里,屠杀意味着反社会人格和精神上存在缺陷,而如果一个游戏在敏感的时期以近似行为出现在公众视野里,那么它就注定会遭到口诛笔伐。

杰克·汤普森在法院控告《侠盗猎车手IV》,引起美国社会轩然大波。杰克·汤普森是著名的讼棍,后来因为虚假法庭陈述和贬低羞辱当事人,被永久剥夺了律师资格。

那么,游戏内外的道德边界区别在哪里呢?我想,2008年,R星首席编剧和创意副总裁丹·豪瑟在《侠盗猎车手IV》遭到道德争议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可以拿来当做不错的总结:

“游戏中的事情你在电视电影里看过不下百次,所以我不知道要谈什么。我们做游戏是为了能让其在文化上比肩当前的电影和书籍。我们希望越来越接近这些目标。”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

申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直接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