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赛博朋克离我们并不远 但你真的准备好接受它了吗?
发布时间:2021-01-03 20:25:22

“赛博朋克”这个概念对于玩家来说显然不陌生,它是科幻题材的一种,充斥了骇客、仿生人、人体增强、大企业阴谋等等元素。这其中最酷炫的莫过于赛博格(cyborg),这些在未来通过肉体改造从而拥有过人能力的“电子人”既令人羡慕又有些恐怖,但这或许正是人类在未来必然会变成的样子。

事实上,人们对电子改造的探索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只是实际的应用并没有虚构作品中那么令人印象深刻罢了。早在本世纪初,英国雷丁大学的教授凯文·沃里克(Kevin Warwick)就曾经将芯片植入到自己手臂中, 尽管他只是多了“操控电灯”这种没什么亮点的能力,但“世界上第一位电子人”的头衔依旧让这位富有献身精神的科学家成为了科幻爱好者们的焦点。

2004年,艺术家内尔·哈维森(Neil Harbisson)通过扩展知觉技术克服了与生俱来的全色盲,该设备将颜色转化成声音从而使内尔可以感受到色彩,这种独特的色彩感知也成为了他日后的艺术创作主题。

内尔·哈维森


一位是科学家,一位是艺术家,如此看来赛博格似乎的确离我们还远的很,不过今天要聊到的这批先行者,或许会打破这个观念。

杰弗里·蒂伯茨(Jeffrey Tibbetts)是一位职业护士,四年前他离开了工作生活的洛杉矶,搬到了位于加州圣华金谷和莫哈韦沙漠之间的一栋旧房子里。他与隔壁的邻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邻居们都是农户,每天忙于养羊种树,而杰弗里家既有实验室,又有电子工作间,甚至还有一整个设备完善的无菌室,这里也就是日后“电子人们”聚会的地方。

或许你会认为,体内芯片植入这种先锋艺术一般的事情只有年轻人才会去尝试,但不时来到这里聚会并植入芯片的爱好者们却包括了不同的人群,男人、女人、夫妇或小孩,他们自称为“Grinders”,“Grinder”这个词正是由前文中提到的凯文教授所创造的。

诚然,这种前卫的技术推广起来还是有着很大的阻碍,作为主刀医师的蒂伯茨认为“芯片植入与纹身或穿孔截然不同,人们总是觉得‘这群人在车库中做着什么令人痛苦的事情’。但这项技术并不是行为艺术,而是一种科研,我们消耗大量的精力去研究那些会在未来改变我们生活的科技,但这些在当地居民看来似乎是一种魔鬼的符号。”

一次简单的手部植入


在这群“先锋爱好者”中,有一位很值得留意的“小朋友”。16岁的路易斯·安德森(Louis Anderson)虽然还是一名学生,但他在生物相容性涂层方面的研究已经为蒂伯茨的植入手术带来了很大帮助。每次的周末聚会小路易斯都会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这里,起初身为律师的父亲还很排斥这些“怪异”的爱好者们,不过他逐渐意识到每个人都很善良,它们也都很喜欢小路易斯。尽管这位父亲坚持不让儿子亲身体验这种芯片植入,但孩子对科学的这份热爱他还是会支持下去。


几乎每一个改变世界的发明在最初都不会被人们所重视,当莱特兄弟把自己的生命都堵在世界第一架飞机上时,在大众眼中他们或许只是异想天开的疯子。芯片植入技术也是一样的,事实上这项技术已经潜移默化地开始进入我们的生活,尤其是医学领域。为了处理那些常规手段无法医治的疾病或损伤,越来越多的体内维生装置面世了,它们或许听起来与“皮下芯片”这种科幻的概念有些不同,但事实上后者也同样有着医学方面的潜力。例如便捷地检测身体数据,或是通过对激素的调节来实现特定需求等等,尽管这还需要漫长的研究,但它将会是人类追求更加完美的必然结果。

如今,轻度的芯片植入已经被一些具有创新精神的公司启用,它们为员工提供微创的芯片植入服务,这些接受手术的员工们只要挥挥手便可以打开公司的大门,解锁自己的个人电脑,或是在休息区的自动售货机上购物等。赛博朋克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它或许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炫酷,不过即便如此,你或许也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它们。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