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人类的老祖宗们是怎么玩游戏的?
发布时间:2020-12-27 18:47:10

掷骰子大家都知道。不论是在酒局上猜点数,还是小时候玩的大富翁飞行棋,掷骰子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不过,要是问起人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掷骰子的,却很少有人能说出个一二三。

事实上,骰子的历史几乎和人类历史一样长。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认为骰子是吕底亚人发明的。罗马也曾出土过一套伊特鲁里亚骰子,大约在公元前900年制成。

古希腊用动物关节制成的四面骰子Tali,主要是给女性玩的

有意思的是,远在北美洲、与欧洲古典文明尚未发生交集的印第安原始部落,在成员之间的交互下,也发展出了自己的骰子,它们大多用果核制成,并绘有熊掌的花纹。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都先后创造出了各自千奇百怪的骰子。时至今日,掷骰子早已经成为了人类生活中最常见的一种游戏形式。

其实,不光是掷骰子,游戏的历史也是一样。几乎是人类一诞生,我们就开始玩游戏了。在21世纪的今天,电子游戏已经成为游戏的主要代名词。提到游戏,我们的第一反应都是手游、网游、掌机、主机。

在没有电气的时代,游戏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中国古代曾经风靡一时的六博棋

说到非电子的游戏,很多人就会想到打牌。提到打牌,由于一部主人公头发很像海星的作品,很多人都会想到古埃及和法老王。但实际上,法老王很可能并不会打牌。现代扑克的起源甚至不一定在欧非文化圈,而很可能来自中国。

真正的法老王应该不怎么会打牌

“叶子戏”,最早出现在唐代典籍里,被认为是现代扑克牌的起源之一。不过,最早的“叶子戏”却很可能是一种骰子游戏。据欧阳修《归田录》所述,唐代的“叶子戏”其实是将记录掷骰子赏例的卷轴改成了折叠形式的“叶子”(册子),以便阅读,故又称为叶子格。

不过,到了明清时期,“叶子戏”就摇身一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牌类游戏了。据明成化年间陆容 《菽园杂记》记载,当时昆山流行一种牌类游戏,所用牌张共三十八叶,牌面大小各不相同。当时的人就称这种牌为“叶子”,而牌戏本身就称为“叶子戏”。

而到了这个阶段,“叶子戏”的设计看起来就比较像现代扑克了。至于动画里法老王打的集换式卡牌,则是到二十世纪末才出现在市场上。

话又说回来,虽然口胡的埃及王者欺骗了我们,但古埃及文明里又有没有独特的游戏存在呢?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目前世界上已出土的种种游戏文物里,已知最早的两人棋盘游戏就是来自古埃及的塞尼特(Senet)棋。最早的考古实物年份大约在公元前31世纪。

查尔斯顿学院历史系教授Peter Piccione曾经考证过Senet在古埃及语里的含义,发现有两重:一是指游戏通关,另一层含义则是比喻一个人旅行到下一个世界。换言之,在古埃及文明里,塞尼特有着通向来世的含义,是埃及古墓常见的陪葬品。

古埃及人玩塞尼特棋的画像

可惜的是,作为目前已知世界上最早的两人棋盘游戏,塞尼特棋的原本玩法早已经不可考。现在市面上出售的塞尼特棋,其规则基本都是考古学者们依靠线索和猜想重建起来的。

在2012年,还有一批塞尼特爱好者自发举行了一场面向世界的塞尼特在线冠军赛(World Internet Senet Championships),可见这款上古游戏依然有着独特的魅力。

Steam上也可以找到塞尼特游戏

作为一款游戏,塞尼特在古埃及神话里承载着诸神的祝福。同样的,在古希腊文明里,以运动为主的各类竞技游戏如摔跤、搏击、田径等,也有着团结社会、鼓励和平与健康美的意义。而这些游戏正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前身。

竞赛之外,古希腊人民的游戏方式也颇具“武德”,户外游戏意外很多。在雅典博物馆出土的古希腊陶罐上就有着男子推动坐在秋千上的少年的画像。

其他类似的陶罐上,还有画着小孩牵着木制玩具走的情形。一方面,与其类似的物件现在也能在儿童玩具市场看到。另一方面,这也说明当时的古希腊可能就已经有了玩具交易的市场。人类爱玩玩具、为玩具氪金这件事,看来也是自古就有了。

把木轱辘换成小猪玩具,基本就是同一个东西了

对古埃及文明而言,游戏是诠释生死命题的媒介,被添上了对来生的一份向往。在古希腊文明里,游戏则多了一份市民生活的烟火气。到了广大玩家们熟悉的另一个神话体系当中,游戏又成了部落联结的象征,多了几分热血感。这个神话体系就是从《奥丁领域》到《战神4》都有参照的北欧神话了。

在记录了北欧神话的《诗体埃达》首篇“女巫的预言”里,宇宙形成之后,正是和平繁荣的时期,诸神们坐在一起玩一款金色的桌游。

这里的桌游指的应该是板棋(Tafl),也有人叫它维京象棋。板棋在约公元前四百年出现,是在国际象棋出现之前北欧最流行的两人棋。

在“女巫的预言”里,光明之神巴德尔与黑暗之神霍德尔在“诸神的黄昏”之后一起复活、重归于好,并一同在草丛里捡起了散落的金色棋具。在这里,板棋象征了诸神新家族的存活、世界的重生与希望。

既有美好的寓意,又便于携带,板棋于是成了维京人居家旅行必备的娱乐首选。身为北欧海盗的维京人在四处劫掠的过程中将板棋散播到欧洲各地。板棋发展到了现代,不同地区都有了各具特色的玩法变体。神话里诸神们玩的到底是哪一个流派的板棋,也因此成为了难以考据的谜题。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没有电气的远古, 对身为北欧海盗的维京人来说,玩游戏无疑是让部落与成员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的一种方式。是游戏让维京人对部落产生了更强的归属感和荣誉感。

瑞典维京石刻上,人们玩板棋的图像

事实上,在没有电气的时代,游戏往往不单是游戏,还承担着各种各样积极的社会作用。在一些部落里,这些作用被仪式化,有时还能和祭祀或是巫术扯上关系。就像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以身体对抗类的游戏祭神,同时也通过游戏这一形式带来城邦间的友谊与和平。

反倒是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电子游戏出现在人类历史上后,“游戏”一词似乎就此与祝福、友谊、和平、团结等等彻底失去了联系。

游戏在变,人类也在变。有时候回头看看过去那些伴随人类走过无数春秋的古老游戏,或许我们能更清晰直观地回想起来——

游戏,原来早就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了。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处理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