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千万别让孩子看到胸!分级系统的G点与黑幕
发布时间:2020-12-11 10:47:14

游戏评级系统就相当于一个国家或地区针对电子游戏设置的闸门和过滤网,一般来讲,其最基本也最主要的功能就只有一个,即给想要为孩子选购游戏的父母提供一种价值参考。尽管在实际的应用中它还被赋予了许多其他的功能,但说到底,在许多国家,这才是评级系统唯一具有合法性的功能。作为组织,评级系统有时直接隶属于政府,有些则属于自律性的行业协会。作为与商业规则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道德边界,评级系统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当代的游戏界的发展方向,对于一国的游戏产业发展至关重要。

以此为出发点,本文将谈谈那些最主要的评级系统,谈谈的它们的运作方式,以及围绕着游戏评级所发生的一些逸闻趣事。

ESRB:娱乐软件评级理事会

ESRB是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的缩写,其应用范围是整个美国,以及加拿大与墨西哥的大部分地区,它也是自律性行业协会评级系统的代表。

对于ESRB来说,这是一张相当形象的图示

ESRB并没有“禁售”一部游戏作品的权力,这一点对理解国外的游戏评级系统非常重要。有些朋友可能觉得难以理解,如果既没有禁售的权力,又没有公权和法律作为后盾的情况下,一个协会组织所作出的评级为啥能够在当代最大的游戏市场与产出基地站稳脚跟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它得到了主要硬件商与零售商们的支持。现实情况是,如果一部游戏作品没有得到ESRB的评级,虽然不会有戴着大沿帽的家伙来查封你的库房,可像是微软、索尼、任天堂这样的厂商却不会让其在自己的平台上发售(没法登陆Xbox、PS或Wii),美、加、墨三国境内影响力最大的那些零售商也不会上架这部作品。当然,游戏依然可以在创作自由的一般性原则的保护下在小范围流通,但想要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这显然不是一条可行的路线。

下面是ESRB的具体分级:

  eC级:3岁以上,eC意为early childhood。是最人畜无害的评级,被归为这个评级的作品大多是“幼教游戏”,因此这个评级也可以被当成是幼教游戏的另一个商标。至于为啥三岁以下的小盆友们没有被包含在内就不知道了。这一评级的代表是一系列在NDS发售的《芝麻街》。

E级:6岁以上,这个E代表everyone。如果一部作品中包含一定程度的卡通化的暴力和相对激烈的预言(不是脏话),就很容易被归到这个评级中。《超级马里奥》系列就大多属于这个评级。

E10+:10岁以上。这个评级的标准核上一个差不多,只是程度稍微更加激烈,并把“暗示性”的行为也考虑了进去。比如红太狼那鼓鼓的胸脯和平底锅,就容易被归到这个评级中。这个评级中的代表做是《王国之心》系列与几乎所有的“乐高”游戏。

Teen:13岁以上。从数量上看,这个评级的游戏最多,市场价值却未必。这个评级中可以包含相对直白的暴力表现,偶尔还能诅咒发誓几句(不能太脏),但出血等效果则必须被降到最低。《最终幻想》系列的大部分作品都被归入了这个评级,其几乎完全“无血”的世界也使得其成为这个评级的代表。

Mature:17岁以上。本质上讲,这已经算是一般意义上面相成年人的评级了。每年影响力最大的那些3A级作品大多属于这个评级,从最新的两部《古墓丽影》到《巫师3》都概莫能外。这个评级的市场份额在眼下也是最大,其评级标准也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被拉得比较宽泛。简而言之,有奶有血但没屌没B的都放这。至于这个评级的宽泛程度——《蝙蝠侠:阿卡姆骑士》和《真人快打10》大概就分别处于这个评级的两个边缘,而如果你真相信游戏能毒害年轻人的思想,那么将这两部作品放在同一个等级显然有些不大合适。

这游戏的血腥程度让我个人感到有些不舒服,在这里只放封面,具体啥情况还没见识过的朋友们可以去搜索一下

AO:18岁以上。AO评级其实是一种惩罚性评级,我们也可以把这理解为评级组织在“不违宪”的前提下为实现“禁售”这一功能钻的一个法律空子。这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几大主机平台多年来都拒绝在自己的网络上架AO级别的作品,最主要的那些实体零售商也采取着同样的态度。所以,如果一部作品被评为了AO,在北美的销售势必会遭受不少的困难,因为除非刻意的去小店找,大多数玩家根本都见不到它们。对于游戏大厂来说,AO评级也成为了一条必须死守的底线,否则投入数千万乃至上亿美元的作品也就没法回本了。

真正被评为AO级的作品少之又少,在过去的20年里,ESRB只将29部作品被评为了AO级,其中的绝大部分是一些类似XX海滩那样的官能向作品。后来此类作品的开发者学乖了,干脆不再找ESRB评级,直接依靠自己的特定渠道贩售作品。中枪的“一般”作品中最出名的自然是偷车贼当年的热咖啡事件,这一隐藏在游戏中的小插曲让ESRB一怒之下把这部外传从M提到了AO。此外,因《暴雨》和《超凡双生》大红大紫的Quantic Dream的作品《幻象杀手》也中枪过一次,后来不得不在北美发售被阉割的M级版。不过按照其CEO的说法,这导致了大量的玩家去海外邮购未删节版的游戏。

ESRB评级系统的最大特点就是它在技术上很合法,从评级标准的制定到市场规范手段的运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公权力参与其中,可以说政府没花任何金钱和精力就把事儿办完了。它本质上是个民间组织,虽然其与平台商与销售商的联手实质上的控制了市场的大部分空间,但如果你非想搞点儿惊世骇俗的创作,你的作品也不是完全没法销售,依然可以在许多非ESRB联盟的销售店上上架,政府也不会查封你的网上销售行为。归根究底,被评为AO的作品面对的仅仅是ESRB所加盟的那些游戏软件的销售者所说出的一句:“俺们不卖你的货”。

值得一提的是,ESRB的评级过程也非常简单,其评级过程在近年来也逐渐简化,大多数厂商甚至都无需再像以前那样提前将游戏送审。现在厂商们只需自觉的将自己认为的、作品中的那些最敏感的部分以视频形式交给ESRB,同时回答一张调查问卷即可。事实上,绝大多数厂商在开发作品时就会瞄准好相应的评级,有着相当明确的受众定位。当然,如果开发者有意隐瞒,ESRB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惩罚手段,那就是违规作品在整个北美的大商场与地区Xbox商店、PSN商店与任天堂Eshop的全面与召回。

PEGI——泛欧游戏资讯

PEGI是Pan European Game Information的缩写。PEGI作为一个整体组织诞生的时间要比ESRB晚了不少,它的前身是许多欧盟国家各自的评级系统。PEGI诞生于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其最初的缔造者和眼下的运营者在法理上讲是一家企业,这一点和ESRB有着微妙的不同。但是,两者在实际的评级工作方面却非常相似,且PEGI在评级时所建立的专家委员会规模要比ESRB的稍大,权力也更加分散。

PEGI具体分级也和ESRB有着些许不同,下面是PEGI的具体评价等级:

 PEGI的数字面板直接与年龄挂钩,比ESRB的字母面板更容易理解(信不信由你,ESRB的字母评级确实被认为具有一定的误导性)。相比之下,PEGI除了最基本的年龄评级以外,还给作品开出了一系列内容描述标签。两者在具体的评级标准与侧重点上也有些许不同,PEGI在具体的评测中更加注重“恐怖”这一元素作为一个整体对低龄玩家的影响,相比之下,ESRB相对应的则把这类内容集中到了“血腥”这个更加具体的元素上。

两个评级系统对受众年龄的划分也有些许的区别,其中ESRB对应的几个年龄段分别是3、6、10、17、18,PEGI对应的年龄则是3、7、12、16、18。在低龄段的不对应或许仅仅是不同文化间对儿童心理年龄段划分的传统观念有所出入,但在最后两个年龄段上,两个评级系统却有着一些本质性的差异。

分别是:歧视、脏话、暴力、药物、性、赌博、在线内容与恐怖

原因就在于,PEGI并没有ESRB那么神通广大,PEGI的18+评级仅仅就是个适合年龄指导信息,它与ESRB的AO不同,作品被评为18+并不会在上场下架,对作品在零售渠道的销售影响较小。虽然欧盟各国大多有各自的法律限制着零售商将游戏卖给不符合年龄的未成年消费者,但这条法律的实际执行情况并不太好,各国的法律差异也较大。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PEGI的18+只大略的等于ESRB的M(17+),PEGI的16+中有相当一部分作品也要对应到ESRB的M(17+)中。而在PEGI的评级系统中,实质上并不存在与ESRB的AO评级一样的东西。从这一点我们也能看出,欧洲的作为一个整体,其游戏市场的自由程度其实要比美国高上一些。

两个评级系统在具体描述方面的差异

在一些游戏上,ESRB和PEGI会有比较明显的差别

与PEGI并行的还包括欧洲一些国家自己独立的评级系统或审查机构,在相关国家,这些机构的影响力往往要比PEGI大得多。其中的代表当属德国的USK。

USK是Unterhaltungssoftware Selbstkontrolle(好长的词啊)的缩写,翻译过来的名字是“娱乐软件检验局”。尽管USK是一个NGO组织,可大概是因为名字里带了个“局”字,这个机构干起活来就比PEGI和ESRB都粗犷得多了。

USK的评级标志

在德国,PEGI的标签仅仅具有指导意义,真正作数的是USK给的标签。德国的相关法律规定,18+评级的游戏不得进行任何的广告宣传,也不得在零售店内摆放,商家仅可以在成人消费者的指定要求下才能贩售相关的游戏作品。不仅如此,获得18+评级以及被USK拒绝评级的游戏还会被登上一个道德批判意味儿很强的“对青少年有害出版物名单(这东西在德国的简称是“Index”,据说许多德国玩家一提起来就咬牙切齿)”。这就使得USK的18+评级变得比ESRB的AO评级更具惩罚性。与此同时,USK又可以拒绝对某一款游戏进行评级,而未被评级的作品也都和18+游戏“享受”同等待遇。

微软在2006年就和USK因为《战争机器》干了一架,冲突的焦点是USK拒绝给《战争机器》微软想要的16+评级,而微软又拒绝为德国市场对游戏进行阉割。最终的结果是微软以退为进,以这场官司本身为支点将《战争机器》在德国大肆宣传了一番,随后又高调的宣布《战争机器》将不在德国发售。这么一番折腾的结果是大量没贴任何评级标签的“进口”《战争机器》从周边国家流入德国市场,微软不见得因此损失了多少收入,USK却因此看起来像是一个官僚主义笑柄。

  德国的USK是欧洲地区的一个特殊的例子,这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德国至少在文化领域上要比西边的邻居更加保守一些。USK成立于2003年,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被其列入“名单”的游戏作品高达389部。相比之下,ESRB和PEGI就要宽松得多了。

CERO——电脑娱乐分级机构

CERO是Computer Entertainment Rating Organization的缩写。日本的评级系统CERO创立于2002年,是游戏界最重要的几个评级机构之一,其基本构架主要是参考ESRB而来,因此两者的组织形式与管制手段也大致相仿。下面是CERO的评级图示:

  就像是ESRB比较看重出血、PEGI比较看重恐怖概念,CERO也有自己的G点,那就是的肢解与身体破碎,比如《生化危机4》中将敌人的头部打烂,以及《合金装备崛起:复仇》中雷电把敌人切成百八十块的战斗方式等,就曾经在日本引起过不小的风波。与此同时,CERO对“犯罪”这个概念也非常的敏感,这个概念在近年来也有点儿向“口袋罪”发展的趋势,几乎所有的3A级作品多少都能和这个贴上点儿边儿。

CERO的管制方式与ESRB差不多,由于日本国内对成人向商品的贩售管理比较严格,如果被作品以18+的形式上架,那么其对销售的影响或许不如ESRB的AO级那么严重,但也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作品的销量。所以,如果条件允许,厂商一般还是会试图去追求一下CERO的D级(17+)。至于在作品的推广方面,CERO没有德国的USK干得那么绝,媒体不特别把CERO的评级特别当回事,一些面对青少年的杂志一般也会报道与其受众年龄不太相符的内容。这样的行为曾经引起过一定的争议,不过由于并没有相关的立法对之进行强制的规范,大多数杂志还依然是我行我素,毕竟当一部3A级大作发售是,如果自己的封面上体现不出来相关的信息,在书店渠道对销量的影响可是实打实的。

《怪物猎人X》被评级为15+,但一些主要面对小学生的杂志也会在游戏发售时刊载相关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CERO的评级在过去的几年里偶尔会被认为有本土保护主义的嫌疑,比如《杀戮地带:暗影堕落》就被评为了D级,相比之下,COD就是Z级18+。考虑到《杀戮地带:暗影堕落》至少在“血腥”方面比COD犹有过之,唯一合理的解释貌似也就是索尼老爷在主场的公关能力了。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如龙》系列上,虽说这个让我们扮演黑道分子的游戏通篇都不死几个人,可除此以外,吃喝嫖赌等烂事儿可是一件没落下,脏话什么的也是百无禁忌。就是这样的《如龙》,在日本总是能够拿到D级,而其系列的美版不管是否进行阉割,都是铁打的M,在PEGI的评级体系中也全是18+。这究竟是因为世嘉在日本的影响力够大,还是因为日本和西方之间的文化差异在作祟,就不大说得清楚了。

世界上影响最大的三个分级机构至此已经给讲述完毕,下面咱们来谈一些相对次要、但更加有趣的评级系统。

ACB——澳大利亚分级委员会

ACB是Australian Classification Board的缩写,也是澳大利亚政府的一部分,这一点是它与ESRB、PEGI与CERO最本质的不同。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差异,才决定了其在评级工作上的粗暴与保守。孰优孰劣暂且不论,要说在评级方面闹出的新闻数量,貌似还没有哪个评级系统能够和ACB比肩。下面是ACB的评级标志:

  在前几个等级上,ACB与PEGI和ESRB相差不大,最后一个X18+则相对特殊,意指作品中包含色情内容。而作品一旦被贴上了这个标签,那么在除了袋鼠国首都及北方部分地区以外,就连持有都是非法的。

澳大利亚的评级机构有点儿不太讲理,虽然在不久前加入了“18+”的最高评级,但这个本质上是政府机构而非自律协会的组织还有一招杀手锏,那就是“拒绝评级”。而拒绝评级的待遇就等于法律上的禁售。在澳大利亚贩售这些作品可能会遭遇275000澳元的罚款和长达10年的监禁,甚至在澳大利亚的一些地区单单持有这些游戏就算是违法。适用“拒绝评级”手段的制度与司法解释相对比较宽泛,如果评级者真的想要鸡蛋里面挑骨头,那些在欧洲和美国面对成年或近成年的受众都逃不出政府的五指山。以至于如果评级者因为某种原因不想让某部作品在澳国境内发售,完全可以接连不断的用“拒绝评级”来敷衍过去。

  ACB刚刚创立的时候态度非常保守,许多游戏开发者都和ACB发生过冲突。而作为英语区的几个大国之一,澳大利亚电子游戏的市场份额在2016年达到了28亿澳元(约合21亿美元或140亿元人民币),使得任何大厂都不能轻易放弃。但ACB的存在却给这些厂商的作品进入澳大利亚制造了许多的障碍,为了应对审查,不少厂商只能根据其出版要求制作相应的阉割版本,或直接在开发时就准备好量身定制的澳洲版。ACB在这方面究竟做到了什么程度,熊猫国的诸君可能并不了解得特别仔细,下面是一些知名作品在袋鼠国的遭遇:

《腐烂国度》

这部微软扶植起来的僵尸黑马因为存在在游戏中服用药片能够暂时提高属性的设计而被禁,原因是“吃药行为和奖励有关”。面对这一问题,开发者推出了一个补丁,把游戏中的所有药品都改名为“维生素”,折腾了好一段时间才最终以18+的评级勉强过审。

《寂静岭:归乡》

本作因为一段包含“折磨”性质内容的过场动画被禁,Konami之后在澳大利亚版的游戏中删除了这部分内容。

《黑道圣徒4》

部分因为与《腐烂国度》类似的药物问题被禁,部分因为存在“性暴力”相关的内容被禁。开发者最初的选择是上诉而非修改内容,而漫长的诉讼过程最终以开发者的失败告终,Volition Inc不得不因此大幅阉割了游戏中的相关内容,使得本作在澳大利亚的发售日期大大延后。此后发售的《黑道圣徒4》PS4重制版还因为存在类似的内容被在澳大利亚全境下架召回。

《南方公园:真理之杖》

这部以喜剧之名毫无顾忌的批评与恶搞几乎组织与族裔的电视作品,在改编成游戏时几乎和所有国家的评级系统都干了一仗。而Trey Parker和Matt Stone这两兄弟面对ACB的态度也是一以贯之的阴阳怪气。和当年电视作品上被移除的穆罕默德形象一样,背锅的是发行商。在澳大利亚阉割版的游戏中,开发者放上了一张考拉哭泣的图片,下面用文字描述了究竟哪些场景被最终移除(显然用文字描述是合法的)。这显然是开发者的一种反击,因为这虽然在技术上合法,可至少对我个人而言,这段文字描述远比实际的游戏画面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开发者在阉割版的游戏中加入了文字描述

欧版的情况与澳大利亚版相仿

针对澳大利亚的评级要求对作品进行阉割是我们现在才能看到的状况,但在2013年以前,澳大利亚并不存在18+这个而评级,因此,所有拿不到15+评级的作品都处于实质上的禁售状态,如果就此开具出一个表单,你会发现在那些年头里,袋鼠国的成年人基本就没啥电子游戏可玩了。促成这一结果的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澳大利亚的南部司法部长Michael Atkinson。此君在任期间曾多次阻挠关于在电子游戏中引入18+评级的提案与相关讨论。我原本不想在本文中提起这个家伙,但由于他曾经发表过“玩家比飞车党更可怕”这样的言论,在澳大利亚的玩家社群中已经是千夫所指,俨然就是袋鼠国的陶宏开,我不在这借机打击一发,简直就不算游戏人了。

  ACB与游戏开发商之间的这种拳来脚往的结果大多是以阉割版的诞生收场,而另外一个结果就是许多游戏无法在澳大利亚实现全球同步发售,且有一部分作品根本至今都没有过审。在这些作品中有些属于彻头彻尾的独立游戏,开发者根本无力为澳大利亚开发一个新的版本;另外一些则是因为游戏在设计上根本不存在阉割的可能(比如《迈阿密热线2:空号》)。

如果阉割了,这部邪典派的独立经典也就失去了自己的棱角

澳大利亚本土的零售商是ACB保守政策的另一个牺牲品。面对迟迟买不到实体版游戏的逗逼事儿,由于澳大利亚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并没有给自己的互联网蒙上一层铁网,许多澳大利亚玩家在这种事情发生时已经会习惯性的优先选择登陆美国的电商平台购买游戏的电子版,让ACB想要达到的管制效果大打折扣。

然而,毕竟玩家群体的扩张是一种世界级的现象,而澳大利亚的老爷们想要捂住自己的乌纱帽也是需要选票的(别怕宅男们懒得出门投票,在澳大利亚,不投票要交罚款),不敢顽固得太难看。2011年的一次民调显示,有80%的被调查民众表示支持引入18+的游戏评级,在2013年初,相关的立法终于通过,袋鼠国也终于有了自己的18+游戏。

以上就是我们本文中要讨论的所有评级系统,下面我们还打算找一个没有评级系统的国家稍微聊一下。

“无限神隐”阿联酋

阿联酋算是中东地区少数几个既发达又稳定的国家,至少在经济上是如此。至于在迪拜的灯红酒绿下生活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在2013年时,一位路人拍摄到了某阿联酋政府职员殴打外籍劳工的画面,并将视频上传到了网上,最后拍摄者因此被捕了……

阿联酋没有游戏评级系统,但有一个专门的政府部门负责对媒体进行审查(听起来怎么有点儿耳熟)。这个机构的名字叫做“国家媒体委员会(NMC)”。原则上讲,这个机构并不会针对被禁的作品颁布任何公开的禁令,可是它却有这样一种魔力,那就是让一些游戏在当地的媒体与是市场上神秘的消失。

在阿联酋神秘失踪的游戏作品数量不少,但只有少数几部作品消失的原因能够得到证实,下面所列举的仅为其中的一小部分:

《特殊行动:一线生机》

被禁原因:在游戏中,迪拜变成了被沙漠吞噬的废墟,许多地标建筑被毁(显然阿联酋人民没有美帝国主义对自己的国家形象那么有自信,还生怕自己的城市被电子游戏摧毁了)。这部作品被禁得最绝,连游戏官网都给墙了。NMC还拉拢着约旦和黎巴嫩对其进行了类似的抵制。

《龙腾世纪:起源》

被禁原因:潜在的同性恋内容。

《战神》系列

游戏名称中有“God”字样,大概当局是认为这可能会让一些玩家对主角是谁产生误会?

《不义联盟:我们之中的神(Injustice:Gods Among Us)》

被禁原因:理由大抵同上,有趣的是,华纳被出新裁的想要以《Injustice:The Mighty Among Us》的名字将游戏在阿联酋发行,结果却忘了(也或许就是想碰碰运气)把实体版上的标题也改了。最终还是被禁。

看来,在没有评级制度的地方,风都是往一个方向刮。

超人与蝙蝠侠在哪儿都混不下去……

两个例外

在当代的游戏界,还有两个重要的分销渠道没有采用更加标准化的评级系统,其中一个是苹果,一个是Steam。

苹果的情况比较复杂,其实质上的分级水平与各国法律息息相关,管制得有松有紧,难以一概而论。如果iPhone或者iPad是你的主要游戏设备之一,那你一定已经能够非常熟练的切换不同的地区商店与账号了。

至于Steam,在原则上讲,Valve的这个PC游戏分销平台并不强制要求开发者提供ESRB评级,但它并不是对游戏的内容完全放开。说白了,其所使用的是一种大概完全是由加布自己说了算的隐性评级制度,Steam会在游戏上市以前进行一定程度的自行过滤,所以在这里你通常见不到特别狂野东西,偶有漏网之鱼也会被很快下架。具体的情况大家搜索一下“Steam下架游戏”就能了解的很清楚了。

写在最后

纵观上述几种评级系统我们能够发现,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原则,那就是除了蛮荒之地的袋鼠国以外,世界上主要国家的评级系统都没有“禁售”的权力,也都没有权力将某一款游戏作品宣布为“非法”(当然,没有评级系统的自由绿洲阿联酋除外)。即便某一部作品获得了最末一级的评级,发者依然可以在特定的场所将其销售给特定的人群。而恰恰是在这些地区,评级系统所发挥出来的效力也最大,其游戏产业也最为繁荣发达。

我个人并不认为电子游戏能对青少年甚或成年人带来什么样的不利影响,当然,这仅仅是我的一家之言,游戏环境为吾等所共享,如果我们的意见真的算数,那你的意见自然也和我的意见同样重要。在下学养有限,在短时间内并不想深入的讨论评级制度背后的道德立法思维。但有一些观点却非常值得我们思考一下,比如刘慈欣在《三体》中靠维德之口说出来的那句:“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我们所活在的这个世界还远非是梦想中的乌托邦,在自于社会内部与外部的危险与冲突依然无处不在。在这样的背景下,或许消费文化中的些许兽性并不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坏。

如果当年的希腊半岛的文化如果只孕育出了雅典而没有孕育出斯巴达,我们现在又能去哪里寻找西方文明的源头呢?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 处理完毕。

申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直接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