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什么时候开始,貂蝉变得如此清凉了?
发布时间:2020-12-05 20:39:12

一天,我被突然张贴在走廊尽头墙上的、一张大得过分的、以至于不适合放在室内的海报吸引了,这张海报和每天首页左上角和右下角展示的页游广告一样,既充满魔性,又让人吐槽不能。突然间,在它莫名其妙的吸引下,我丧失了所有的自我意志,甚至忘记了今天上班是为了什么,只有一个问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看看这张海报上的妹子,貂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能脱了?

当传说“推倒”历史

真相也许令人失望,正史上从来没有什么“貂蝉”,它的名字从未见于一部可靠的史书,原型则只能追溯到追溯到东晋时期问世的《三国志》。其中的《吕布传》这样写道:“董卓因为对人无礼,害怕别人谋害自己,因此平时经常派吕布守卫……但吕布却和董卓的侍婢私通,因为担心事情被发现,内心非常惶恐不安(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其中根本没有提到貂蝉本人,只有一个没名没姓的侍女。到唐朝的一部野史《汉书通志》中,貂蝉的名字才终于出现了:“曹操未得志,先诱董卓,进刁蝉以惑其君。”

东汉时期的汉墓石雕侍女像,假如貂蝉真的存在,她的服饰、发型和相貌应当与此相似

按照其中的说法,进献貂蝉的其实是曹操,至于董卓也没有因此和吕布反目成仇。而到了元朝《三国志平话》和《三国演义》中,不仅事件的主谋成了王允,貂蝉也成了刺杀董卓的关键人物。

也许有人会问,为何貂蝉的故事会越来越离奇?答案很简单,当年的作者们只是为了讲一个更动听的故事而已。在礼法森严的年代,女性在文学作品中的登场总是非常稀少,貂蝉出没的《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平话》也不能例外。在这两部小说中,大约共出现了1150个角色,但女性只有不到二十分之一。然而从另一个角看度,假如她们有“不寻常”的露面,其背后总是肩负着不寻常的使命:要么是充当剧情的调味品,要么是为故事的发展提供帮助。

在后来的《三国志平话》和《三国演义》中,进献貂蝉的人从曹操变成了王允

无论貂蝉的出场,还是从龙套上升为主角,本质都是在《三国》的主线故事服务。首先,《三国》最初都在讲黄巾之乱、董卓滥权等压抑的主题,为调节气氛,一个女子的登场就成了必需;不仅如此,在《三国》开篇与董卓的对抗中,王允是正面形象、是事件的中心,曹操只是个小角色。假如作者们真的按照历史描述,那么貂蝉就是给配角充当配角,既无法掀起剧情上的高潮,甚至作为点缀人物都显得毫无存在感。

对随后的故事,相信许多读者都清楚:随着董卓被杀,貂蝉在大功告成后彻底神隐。很多人也许会问,为什么貂蝉就此消失了?答案是,作为一个虚构人物,在与她有关的剧情完结之后,这个角色本身便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三国演义》内容相当一部分属于虚构,但它太通俗了,以致影响力完全超过了《三国志》,其中塑造的貂蝉形象也深入人心

然而,这些小说影响如此之大,以致彻底压倒了真实的历史,在所有人的印象中,貂蝉的许多属性也由此被敲定:她的容貌倾国倾城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这位倾国倾城的女子的私生活还不太检点——她如何被朝廷要员收作家妓,又如何在两个权倾一时的男人间周旋,仅这些就给好事者留下了无数想象,不仅如此,这些特性一旦被提炼出来,还能展开许多新的故事。

一个能脱的貂蝉,也渐渐出现在我们面前。

接着,貂蝉就被你们玩坏了……

人们创造知识不是为了离真理更近,而是为了获得纯粹的感官满足:就像古人从《水浒传》中推演出《金瓶梅》一样,因为美貌和放荡,貂蝉的形象也开始从历史中徐徐上升——而在她从配角变成主角期间,许多属性也被添加了进来,比如她出生于陕西米脂或山西忻州(直到今天,两地还在为此争执),而另一些则明显是想象力泛滥的产物,其中最夸张就是《关羽月下斩貂蝉》,用匪夷所思的想象力,这出戏剧将三国最有名的男性和女性人物搅拌在了一处。其故事的来龙去脉也是让人咋舌的:在吕布身亡之后,貂蝉试图引诱关羽投靠曹操,但关羽不为所动,并当场将这个著名的“红颜祸水”斩首。

在《三国志平话》和《三国演义》之后,也出现了大量以貂蝉为主角的衍生物,但男主角多半是关二爷……

从表面上看,《关大王月下斩貂蝉》不过是一部普通的道德说教剧——水性杨花的荡妇最终受到了正义的制裁,但敏感的观者不难发现,剧中的“正义”更像一颗烟雾弹,美人诱惑英雄的桥段才是喜闻乐见的重点——它的脑洞开启的,其实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就这样,在元明两代剧作家的手中,貂蝉实现了从“大义凛然”到“水性杨花”的转变——然而,当观众已经蠢蠢欲动时,戏说貂蝉的潮流却戛然而止了,因为道德卫士们的神经已被刺痛——在后者眼中,貂蝉诱惑了男人,并且导致他们死于非命,因此是“红颜祸水”,登上文学作品和戏剧舞台简直是一种犯罪;但更重要的也许是,正史就是正史,容不得任何戏说和演绎。

清朝刊印出版的《三国演义》插画本书影,其中右侧就是董卓、吕布和貂蝉,从中我们也可以对当时的“英雄美人”形象略见一斑

在接下来的400年里,从《关羽月下斩貂蝉》到《三国演义》都遭到了批判,在森严的禁锢中,对貂蝉的水性杨花,各种作品并不敢多加渲染,只能浅尝辄止。而更大的问题在于,近代之后,它的受众——普通男性纷纷投入了旗袍美人和好莱坞明星的怀抱——因为和后两者相比,传统女性的形象简直太单薄了,在吸引力上几乎毫无优势可言。

感谢日本人,貂蝉终于可以用来撸了!

唯一幸运的是,她从不是一个真实存在,只要没有定型,她便存在着改头换面、死灰复燃的可能性。在让貂蝉变得人尽可夫这一点上,20世纪的游戏开发者们充当了最主要的先知。事情要从1989年说起,在这一年,一家名叫光荣的日本开发商推出了一款名叫《三国志2》的作品。

作为当中的一段隐藏剧情,《三国志2》中第一次表现了貂蝉宽衣解带的场景。其中的触发条件是王允没有被杀,玩家扮演的君主占领了长安:随着空格键的敲击,貂蝉的衣服将越来越少,直到仅有两缕青丝遮掩着胸前的敏感地带。

《三国志2》中的貂蝉色诱事件截图,这两张当然不是露出度最高的

尽管整个过程只有大约30秒,并将导致自家阵营人心尽失,但这却是在2000年《真三国无双》发售前,貂蝉最暴露的一次出镜。与此同时,这个青史无名的婢女也完成了复活,并从“红颜祸水”变成了一个可以亵玩的充气玩具。

在光荣成立的最初10多年里,没人认为类似的桥段有何不妥,事实上,回顾这家大厂的发迹史,我们不难发现,其早期作品,如《夜生活》《充气娃娃会梦见电鳗吗?》等,其中都充斥着露骨的情色场景,而这也是早期游戏的招揽玩家的一个手段。

从上述角度看,貂蝉用来卖弄风骚完全是顺理成章——况且她“自古以来”就在情色边缘若即若离。但与此同时,在私下里,光荣并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因为《三国志2》上市之时,恰好是其发展迎来拐点之际。

在《三国志2》中放肆了一回之后,光荣在《三国志》系列中开始专注于内容的严肃化,人们要看到能脱的貂蝉,是在《三国无双》系列问世后

这时的光荣要解答的问题是:是继续靠下半身的噱头吸引眼球,还是与之前的“黑历史”彻底切割?《三国志2》中的视觉福利,除了折射出开发者的恶趣味之外,还隐含着其心态上的举棋不定。在严肃的考虑之后,光荣选择了后者。

这一转变其实相当成功。随后登场的一连串作品不仅获得良好的口碑,并且紧扣了所谓的“玩家需要”。在随后的7、8年中,许多人都由衷相信,过去那些面红耳赤的场景将成为光荣的绝唱,但颇为讽刺的是,所谓的“玩家需要”,恰恰是市场上最捉摸不定的一个部分。

“一些女性角色穿着暴露,露出大量乳沟或臀部,当她们跳跃和攻击时,还会出现乳摇效果。”美国的评级机构对ESRB对《真三国无双》的最新作评价道,而在事实上,这些其实也是《真三国无双》系列追求的卖点。当1990年代末,《三国无双》和《真三国无双》启动时,节节攀升的开发成本和玩家挑剔的胃口,让光荣不得不重新拾起昔日的手法,以便为游戏打开更广阔的市场,正如其制作人在采访时表示的一样:“我们一向尊重历史,但为了吸引轻度玩家,我们也必须对许多情节进行了加工和处理。”

凭借横扫敌人的爽快感,以及对正史的重新演绎,《真三国无双》系列成了光荣最卖座的作品之一。同时,随着时间推移,作为系列的名片,貂蝉的卖肉程度也一直有增无减。

《三国无双》系列历代貂蝉形象演化图,从中不难发现其逐渐增加的露出度

初代的貂蝉似乎就已经展示了这种潜质,她的形象被定位为舞女,同时也是一个宅男杀手。虽然在最初,其各个部位被包裹得还算严实,但露出的腹部却暗示出一个潜台词,貂蝉是在卖弄自己的身姿。随后其露出度越来越高,眼神也愈发挑逗,衣着颜色更逐渐从浅紫色改变成更有暗示意味的深紫色和粉色。

虽然争议是不可避免的,但不容否认的是,这种形象对其它游戏起到了一种示范作用:其不仅证明,三国人物可以如此演绎,更重要的是,这种演绎确实吸引了眼球。它改变了一代人对三国人物的印象,并对大洋彼岸的中国游戏业起到了示范作用。

从早年的《三国群英传》系列,到今天右下角随时可见的各种页游广告,但凡涉及三国题材,很少有厂商能置身事外,毕竟他们都知道:是下半身驱动了上半身。更重要的是,这种设定背后,是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耐人寻味的是,“迎娶貂蝉走向人生巅峰”——这些常出现在网站侧边栏和右下角的广告,看上去脑洞非常,但着实让笔者感到惭愧的是,这些广告的日点击量其实都在数万以上——毕竟,作为雄性灵长类动物的一员,想要管住右手真的是很难很难。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 处理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