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揭秘射击游戏的黑幕 游戏公司与军火商的秘密交易
发布时间:2020-11-30 20:12:23

1915年,美国维多利亚糖果公司发明了一种很像香烟的糖。这种糖被可食用的纸包裹了起来,里面其实是巧克力棒。很快,孩子们纷纷用它来玩假装大人的游戏——正如后来动画片《特种部队》(GI Joe)里队长吐槽过的那样:“这种糖给了孩子们模仿大人的甜蜜时光。”
  之后20年,这种糖一直在流行,以致引起了烟草公司的注意。万宝路、云斯顿和沙龙(Salem)这些烟草界的巨头纷纷向糖果公司授权,允许它们在包装上使用真实烟草品牌的商标。当时的一个糖果公司评论道:“使用糖果为烟草做广告,最终将培养大量烟民。”

如今类似的营销策略已经在市场上司空见惯——游戏公司也是如此:丰田和尼桑公司与赛车游戏开发商合作,在游戏中展示它们最新款的汽车;耐克和阿迪达斯的商标则出现在了虚拟世界中的鞋上。而巴雷特公司也希望它们的武器出现在游戏中,并且把这些玩游戏的年轻人转变成未来的枪械持有者。

“尽管不能确定,让我们的武器出现在游戏中,究竟为武器销售提供了多大帮助。”巴雷特公司负责和游戏厂商联系的负责人沃恩说道,“但是游戏可以向年轻人展示我们的品牌,而他们很可能就是未来的枪械持有者。”

真实枪械进军游戏领域
  在美国控枪活动一直是一个难题。2012年美国康涅狄格州纽顿市一所小学发生枪击案,28人丧生,其中20名是儿童。这一悲剧的发生牵动了千万美国人的心,把枪械再一次推向了舆论的中心。负责处理这一事件的副总统拜登声称,当前美国没有解决枪支问题的根本办法。于是他参加了一系列“防止悲剧再次发生”的会议。

游戏产业也被卷入这一事件中。美国步枪协会执行副理事长韦恩•拉皮尔发表了针对这一校园枪击案的演讲。他严厉控诉称,游戏产业是造成一系列校园枪击案的罪魁祸首。“美国存在一个巨大的灰色产业,旨在向人们宣扬要对同类施暴。”受此影响,发行《荣誉勋章》的EA和《使命召唤》的动视,被要求同副总统拜登举行会谈,以讨论游戏与现实暴力的关系。

近年来美国越来越频繁发生校园枪击案

但对研究者们来说,二者之间的联系无疑有待检验,这样的争论还将持续下去。但还有另一个问题,一个隐藏在表象背后的问题,即游戏和枪械的关系如何。确切地说,现实中的武器是如何进入了游戏中去?

进军游戏的军火商

巴雷特M82的威力足以震撼一辆卡车。其实这把枪最初是被设计来打猎的。然而它射出的子弹足以打死2千米外躲在混凝土墙后的鹿。对此,巴雷特自豪地宣称,这些步枪就像挂在壁炉上的猎物标本一样,是一种值得炫耀的物件。但是在1982年前,没有人听过这把枪,它的发明者——专业摄影师朗尼•巴雷特——情况也一样。

朗尼·巴雷特

“那时候并没有类似这样的武器。”巴雷特说道,“于是我画了三种不同尺寸的设计图来展示它的运作原理。”他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摄影师,正常的摄影师通常会用相机记录战场,而不是为战场提供武器。然而巴雷特的生涯却始终却没有离开前线,也正是因此,当他有了设计肩扛式半自动步枪的念头时,从相机到枪械的转变就相当自然。

  巴雷特先后找了几家当地的机械商店,试图把自己的设计制造出来,但是被一一拒绝了。其中一位店家的话尤其令人沮丧,他告诉巴雷特说,如果你的想法是对的,这把枪早就被更聪明的人制造出来了。最终一位工匠朋友心软了,在他的帮助下从仓库中制造出了第一把枪。“那更像是一个玩具,而不是一个商业产品”如今的巴雷特这样评价道。

巴雷特M82

但是这把“玩具枪”却能发射原本用于勃朗宁M2机枪的12.7×99mm大口径子弹。而且M82还创造了距离最远的狙杀记录(2815米)。这把强大的武器很快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于是巴雷特在仓库里开设了商店,手工制造了30把枪,在他父亲的枪柜中的每一个槽都放了一把。这一批M82很快就售罄了。

随着巴雷特生意的发展,几年后中情局注意到了他的这项发明。于是中情局把巴雷特的步枪送到阿富汗圣战组织当中,用于对抗苏联军队。这一交易为巴雷特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润。1991年,因为美国卷入了海湾战争,军队要购买一批用于野外作战的枪支,于是巴雷特步枪终于走进了美国军队。

执行任务中的巴雷特M107

 在我们花费在每一款3A军事题材游戏的金钱当中,都有一部分最终流进了武器制造商的口袋,不论是直接通过收取授权费的方式,还是间接的广告方式。这些受益者包括美国巴雷特公司和比利时FN公司,也许还包括其他有争议的武器经销商。比如说以色列武器产业(IMI)生产的TAR-21就出现在了《使命召唤》中。这其实是一种借游戏进行的非常隐蔽的政治交易。

想想看,TAR-21论知名度和普及度,在世界枪械界只能算是二三流水平,但它在《使命召唤》中出现的频率却异乎寻常的高,而且当时以色列恰好同众多国家开展了TAR-21的出口谈判。换句话说,在过去几年中,消费者其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照顾了某些武器公司的出口生意,并在潜移默化中接收了军火商的宣传广告。

IMI生产的TAR-21

同样,游戏分级制度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孩子们免受暴力游戏侵害。严格执行这些保护措施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如果信息不透明,消费者对相关信息缺乏了解,依然有可能会在不知情下买到暴力游戏。然而迄今为止,游戏厂商一直都坚持和武器商签订相关协议,防止他们之间的关系被公众所知。

许多在游戏公司负责把真实武器做到游戏中的人都对这个问题遮遮掩掩。只有一个人愿意对此发表意见,他至今都不愿意透露姓名。“我认为在游戏中使用真实武器没有什么问题。”他说,“我认为这有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射杀敌人成为了整个游戏中最核心的乐趣,不论枪械是否来自于现实都无法改变这一点。”

射击游戏的核心乐趣就是射杀敌人

当武器厂商通过游戏影响到了人们购买行为的时候,收取授权费就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即使是一些没有取得武器制造商授权的游戏依然在游戏中美化了这把枪的性能。我相信通过媒体、游戏来美化品牌,从而提高品牌价值,比单纯地收取授权费好得多。

  同样的道理,对游戏设计者来说,在游戏中使用真实的武器也并不是决定一个游戏成败的核心。“这只是我们迎合市场的表现。”他说,“我们只是想做出大家都喜欢的东西,即便这种东西有可能置人于死地。”

游戏公司做出这些游戏只是为了迎合市场

“武器公司瞄准年轻人和玩家进行市场推广的行为并不是问题的原因,而是问题的表现。这已经在我们的文化中根深蒂固。我认为最需要担心的问题就是人们会忽视现实中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解决起来太困难了,而且涉及的不仅仅是摆脱美国枪支文化。”

  马丁•霍利斯因为不愿意开发暴力游戏,最终于1998年离开了Rare公司,他认为:“只要你有一个暴力的叙事方式,你就或多或少地与暴力有关。”

“只要有一个暴力的叙事手法,就和暴力有关”

“不论是我们讲的故事还是设计的游戏都必须是人们喜欢的,否则根本没有人去关心你做的东西。然而武器商向游戏公司授权使用真实枪械的做法始终是不光彩的,毕竟把钱送到武器商手中只会帮助他们制造更多的用于杀戮的工具。”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 处理完毕。

申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直接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