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加速器】漫谈《勇敢的心:世界大战》中对一战的反思
发布时间:2020-11-25 20:07:35

《勇敢的心:世界大战》依托一战史实、围绕四个人物讲诉了一段战争中曲折的“寻亲”故事。游戏过程中加入的许多史实图片,与其说是卡通风格整体淡化了战争的真实与残酷,不如说是这些图片在卡通的画面中扎眼地显出了现实战争的沉重。

去TMD战争

游戏的发行距离一战的爆发刚好过去一百年,在这整整一个世纪里,曾经的爱国主义、战争荣誉早已如水中混沌一时的泥沙般为历史长河所澄清,在这长河两岸,人本主义终于在血与泥的浇灌下破土生长,在经历地狱般的灾难后,人们再次开始明白生命存在本身的价值与意义。

游戏中按序解锁的史实图片 图为战俘营照片

1957年反映一战的影片《光荣之路》中的上校面对将军的盘问说出“爱国主义是什么”

游戏初开场,一片金黄灿烂,此时的乡下丰收在望,女儿、女婿一家劳作,生活平凡却安乐。突然不速之客闯入田园,远方战报传来,国家已然开战,女婿被驱逐,老父被征召。即便不提父亲和女婿身份的戏剧性安排——一德一法,阵营敌对——多少圆满的家庭,因为战火骤起而一夕离散,苦的总是人间离情。不知道当老父埃米尔缓缓读起他的家书时,有多少玩家会一声长叹。

一片金黄的乡下 一片田园景象

游戏中埃米尔的第一场战斗就是最残酷堑壕战,大队大队的士兵向敌军的阵线冲锋,冒着雨点般落下的火炮与横飞的枪弹,埃米尔举着旗帜,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旗帜曾经象征着荣耀,在那一刻却更像是招魂幡,直到最后举着它的埃米尔栽在血泊里。沉重的背景音乐响起,游戏从此开始向我们展现那场战争的惨烈,而那段真实的历史,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女儿在黯淡的光影里看着父亲受伤被俘的通知时,只有四个字“情何以堪”。

玛丽读着父亲的受伤被俘通知

影片《光荣之路》上校回答了一句“我不是公牛,将军,我不需要人晃着斗篷来刺激” 他把法国国旗比作斗牛士的斗篷

成了俘虏的埃米尔脱困后,他并不没有回大部队复命,而是擅自决定去追寻女婿卡尔的行踪,战争的输赢永远比不上家庭的圆满。紧接着,弗雷迪加入了埃米尔的行列,一方面是帮助埃米尔,另一方面也是向男爵复仇。二人一狗在追踪过程中遇到了毒气,一名驾驶着出租车的女孩安娜及时出现并救了他们。至此,主要人物全部出现了。在第二章又叙述了“安娜”这个人物的由来,原来她的科学家父亲也在男爵的飞艇上。再到后来第三章卡尔为了回家而越狱,历史中战争的宏大一点点消弭在这些人物轻战争重家庭的举动中。

不仅仅如此,游戏中的一些细节生动的体现出了制作组的用心。一个刚刚从死人堆里拉回来的士兵转眼死在了另一个地方,跟随主角冲锋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地死去……

救过埃米尔的德军士兵反而被埃米尔送来的炸药炸死。战争的荒唐暴露无遗 也许二人地下相逢 埃米尔会说一句:“That was not personal.”

军官用枪逼迫士兵冲锋 右边那个背上有喇叭的士兵被因此死在机枪扫射中

主线最后埃米尔的故事和这个细节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时也是游戏的结局——这个结局颇值得人反思。我们不妨再来看看。在结尾,游戏没有给玩家选择:除非用铁锹敲击军官,游戏无法继续。与其说是游戏不给玩家选择,毋宁说是战争不给埃米尔选择,他何尝想从军?他何尝想杀人?“战争使人疯狂”。而反战的意义在这种身不由己中得到凸显:战争给埃米尔不希望看到的结果——他不想杀死那个德军士兵,也不想杀死那个法军军官,可结果两个人都因为他死了,甚至到头来他自己也要死。这就是战争。

埃米尔在黄昏的田园里走向刑场

这一幕让许多玩家唏嘘之余也深深体会到了战争的无情与荒诞 埃米尔说的是“永远爱你的爸爸” 战争回应他以死刑柱与子弹

在金黄的暮天和田园里,埃米尔走向的却是他的刑场:“我最亲爱的玛丽,战争于我而言结束了,我没有遗憾,我已见过太多的恐怖。希望命运对你多一些仁慈。”第四章标题叫“木质十字架”,埃米尔朝向的正是他的受难。

不太彻底的反思 这毕竟只是一款游戏

笔者私以为,游戏在情节和人物设置上还有一些有待考虑之处。

先来说说弗雷迪这个人物,他在四个主要人物中显得与众不同:加入军队是为了复仇——男爵的飞艇在他的婚礼上发动袭击,当场炸死了他的妻子。在游戏中可以看到,弗雷迪几乎是所向披靡,一路紧咬着男爵的飞艇不放,直到炸掉了飞艇,最后从战车中揪出男爵一顿狂揍。《勇敢的心:世界大战》这款游戏从头至尾都重在解谜,唯独在弗雷迪这个人物身上展现不少暴力。当玩家开着坦克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地冲向敌阵或是杀出敌巢时,暴力宣泄的快感想必在通篇的解谜中愈发凸显在每个玩家的心中,而在这种快感中,对于暴力的反思是不是没有存身之地了呢?

弗雷迪驾驶者男爵的装甲车“杀出重围”

比较一下安娜这个角色形象,她是一名护士,救治战场上的每一个生命:每拯救一个生命,才是这场战争的一个小小“胜利”。同时,游戏在对德军的形象设置方面也落人话柄。游戏中的德军军官冯•多尔夫男爵明显是一个反派形象,绑架、轰炸,同主角一行作对。在他的“哈哈”狂笑中,笔者想到这样两个问题:这个游戏真的需要一个反派吗?这场战争中真的存在一个反派吗?

游戏中的弗雷迪与男爵对决,形象设置一目了然

游戏最后一段,不计其数的十字架反而胜过万语千言

结语:

《勇敢的心:世界大战》更像是一场探索战争影响的冒险而不是对暴力的重现与反思。这款游戏也许不够完美,但是战争的无情与荒诞却在每一个玩家的心头重重敲了一下。以后一定会有同类游戏超过它的前辈,但是玩家不会忘记在黄昏里走向死亡的埃米尔。

有人觉得战争是豪情、是功业,是飞机大炮、金戈铁马,是一大堆的金属勋章,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在玩过这款游戏后,我觉得战争是想回而回不了家。

免责声明: 本网登载内容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该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 对其真实性负责。如该内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KK)联系,我们会及时反馈并 处理完毕。